小時候很奇怪

大概國小國中的年紀吧

只要大姐一抓住我的雙腳或是壓住我的腿

我的心裡就會很痛苦很痛苦

是那種一定要立刻掙脫

不然我會覺得我會死掉的那種痛苦

很怪

討厭的是大姐最愛捉弄我

總喜歡壓住我的腳 看我哇哇叫



大了一些

有一天突發奇想

還想會不會自己上輩子是烤乳豬

因為四隻腳被綁起來烤

所以小時候才會這麼怕

自己的腳被抓住

很天才吧


長大後

似乎已經沒有這個害怕豬蹄被壓制住的習性了

那種害怕不自由的心

換了一種形態延續 存活


會突然有一刻

很想很想立即獲得自由的感覺

需要立刻離開

需要立刻轉換

不管是空間 還是 情境

立即需要一個

自以為是自由的出口



屬於一個人的自由

屬於一個人靈魂的自由

或許是

輕輕的 灰灰的

暖暖的 不清楚的


在框框中

獲得自由

還是覺得如此珍貴



就像刺激1995男主角在獄中

放音樂的那一幕

即使在框框中獲得片刻自由

快活


=================================

2006.1.1元旦陽明山上拍的樹幹

很像豬鼻子唷

創作者介紹

追逐幸福尾巴的小呆狗

ellisa33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